北门光年

你好~

落幕了,幸而,我找到了新目标。

tags差不多都掉了,像个素人,可以重新来过。

天地充盈,hhh

今天难得老老实实的坐在学院开始复习翻译课,虽然吧依然还是磨叽到了快十点才开始复习,准确来说是学习吧(XD)

这里面的译者分析就像老师在讲一样,非常的和善,特别亲切,我很喜欢这种教材,纸质并不算很好,但是每一课都自学的很愉快,假期准备把这本书带回去好好研究研究。

顺便把这里面的Demo提到的领域术语也一起查查,好作积累~

hhh今日玲花,至善楼~

#今天不是玲花镇楼,蚊子包QAQ

苦逼被咬的好惨,脚踝都是包T T

这个假期回家决定从头到尾细读圣经好热圣经典故~

顺便要每天睡8个小时,要早睡,早起,做瑜伽~

只是最近复习,又下了超时空要塞的歌,然后又听到了《钻石裂痕》。

整个超时空要塞里面给我印象最深的大概也就是这个场景,银河的妖精在大雨中跪在自己的海报上放声大哭。

雪露.诺姆一出场就是轰动世界的“银河的妖精”,兰卡的偶像。她很真实,美丽的五官,美丽的嗓音,所以她明艳、骄傲、动人。我不明白为什么巨星不可以骄傲,故作谦卑才奇怪吧?每个人有自己的风格,我喜欢她骄傲孤媚的样子。就像开放在悬崖上的花朵,自然有俯瞰众生的资本、摇曳生姿的宿命。

但是盖茨比不是因为他发家而吸引人,而是因为他展示了繁华破碎,散尽苍凉的悲怆。

比起兰卡冉冉升起的星路,被时局逼迫的雪露的落魄带了更多初代歌姬林明美式的苦涩。自然是繁华、落寞都缠绕于一身,这位银河的妖精才终于从云端坠入泥淖。更多唏嘘、同情。

性感也带了一种决然的凛冽感。

她在地下避难所唱起《钻石裂痕》,伴随着米歇尔的死亡,这部三角恋爱剧有那么那么一些沉重的东西——生离死别、名利浮沉,这是我觉得雪露比兰卡更能打动我的地方,她是走过天堂地狱的人,不贪恋其中、也不抱怨其中,她不接受,不暴走,只是倔强反抗。

不愧是菅野大神~

【AC】

#爱不是最大的孤独

现在大概是一个惯性的腐女了。不太习惯BG的CP,到没有什么那么高大上的性别的什么的说法,单纯的喜欢而已。

美型,性格不错,相性神奇。

但是最爱的似乎还是这一对,他们代表了我理解的爱情的模样。

四个主角,三个调整者,一个自然人;
三个各有开挂技能,一个拖着烂摊子。

卡嘉莉和阿斯兰之间还原了现实的样子,对立用一种充满爱意和张力的姿态实现了共存,他们都在成长,差异和不同依然存在,但是却让人无比相信爱可以带来改变,像照亮宇宙的信号,炸裂成回家的呼唤,归去!归去!归去!

拉克丝很完美,时至今日我依然深刻的了解她的美和智慧。但是在卡嘉莉身上我大概看到了更多的成长。她执政初期那段,我一直尴尬的不想看,也不忍看。

后来补了小说,我看到了不一样的真飞鸟,他在潜意识中依然信任着卡嘉莉;我看到了阿斯兰在震惊中的顿悟,“她一开始就看明白议长了”;我发现了更加立体的她。

冲动但是却独立思考,她被架空了权力,但是并不是一个傻子。她只是想要对奥布好。说实话,seed的几位主角,其实都是非常自我主义的存在,他们身上所谓的家国观念太高,直接上升在人类共存。

卡嘉莉身上有着非常鲜明的国家感,于是她没有跟随大天使飞上宇宙,而是留下来。

【对她来说,这是一个时代的终结。】

对我来说,这也是一个时代的终结。我看到了现实无奈的一只眼和一双手。

我最爱她,在我初次见到她到现在,所以我并不那么喜欢阿凸。但是后来经历很多身不由己的事情之后,逐渐明白了他苦大仇深的表情之后的那种无奈,不再去调侃他,而是真实的意识到,混政治的士兵的尴尬和悲剧。会议上的将军是被动的,易碎的。

阿斯兰也一样。

这种理解加深了他们之间关系的悲怆感,却让我再一次明白,我有多么的相信他们之间的感情。悲欢离合雕刻出来的一次牵手,一次拥吻。

#又是一天复习日~例行玲花镇楼

the Bible, Abraham and Issac, Esau and Jacob.

以前就觉得Jacob 太狡猾,不过他自己也是在不断成长,和Joseph一样。

以前看XXXholic的时候,侑子魔女说,这世界上有不为人际关系烦恼的普通人吗?

以为自己可以脱离事外,其实连寝室这种关系也是经常要摊手无奈。

就算知道对方是个内里无比任性的小孩子,也没有办法说就这么“算了,算了。”

没人有义务,没有有资格。

大家都是家里面疼出来的小孩子,就算有人不是,那么每个人也有自己的底线和坚持。不要随意践踏,为己为人。

大三准备脱离那些我不喜欢的人际。树在漫漫成长后,终究要不见了。我想每个人都有这样的成长际遇,越来越明白,或着越来越自欺欺人。

我开始热爱我的专业了。虽然我原本只是为了培养一个英文阅读习惯,的确是个“大手笔”的培养计划。但是生活本身也没有那么多的大的选择或着决定,普通人的日常,就是一个国产流水线的始末。日复一日,参与在这片土地例行的规则中,偶有叛逆,无伤大雅;偶然失足,不过重头再来。

我已经20岁了,20岁的柯洁被狗子击败,但是他还是世界冠军,世界第一;

我希望所有人都能拥有这份狂气,但是更希望所有人都能有柯洁那份实力。

他当然可以卷起千层浪,因为他有那么深的水。

年轻真好~

每一次津津有味的追着番剧,书籍,或着课程的时候都发觉,我就是这么普通的一个人,也许曾经自命不凡,最后还是大笑着发觉,原来我也就是这么一个泥人而已,一个共时的投影,一个历时的孤影。

为遇见维克托和勇利而发现新的艺术之美而惊喜,为遇到二狗子和柯九段感悟智能时代正确的姿态,为遇到许许多多的人而觉得,我的大学终究还是平常自然的到了一个要去劈红海的时候了。

四十年的索居,四十年的引路,四十年在荒野中坚守一个声音的指引。

这四年,我注定遗憾了一年,但是我也明白,并不是第七个饼让我饱了,而是前面那几个不那么美味的饼,让我真的做好了准备,当然没做好准备也无所谓。

一遍筑造,一遍发现,creatively.

#停课第一天,复习ing

今天瞄到了加勒比海盗中的美人鱼片段

依然在复习笔译。

我挺喜欢翻译的。

暑假决定备考。

主要是准备德语,BEC高级,还有初步学习一下口译。

另外如果还有任务的话,那就是看书,准备无论什么,反正就是看书就对了。

这就是我的常态,只是今天我感觉非常非常非常的孤独。

这很少见。因为我并不经常回归到这种原始状态,往往是我觉得丧失了很多之后,我才会回归到这个第二子宫里面去,塑造自己,清洗自己。然后再重新出现。

我不因为极度失落或着狂喜而进入它。只是自然而然被突然而至的一种停滞攥住,然后生活就必须停下来。

我此刻什么都不能做,就只是冥想。

我想到了我觉得我大学最孤独的时刻就是我站在德智园的篮球场上目送老爸老妈离开,却没有去送他们,满心都是不知所措的对大学的失落和兴奋

我想到了秋兰说,小楼一夜听春雨,深巷明朝卖杏花。

我想到了以为圈里的太太爬墙离开了,不再写文,那一瞬间想要动笔写东西挽留她。

我也想到了友人A,她的倾听和我的话语嚣张

然后我也想到了木石,这是我大学以来让我最有归宿感的地方之一,在那里我曾经安安静静的看书,闹闹腾腾的写作业,然后它消失了。

我也想到了悠然,暑假坐在院子里面的时候,我在想些什么?

我觉得最难过的是,这一切都是half and half, 一半预期,一半放弃。

所以习惯孤独而没有孤单的说法。这并不矛盾。我只是突然发现,别离常常无来由,相聚却要一个一个想理由。

我现在很想要在你旁边,然后趴在你胳膊上面就好。

【五四评优季】

感觉有点苦逼啊……好吧,我也不是一个很擅长做部长的人。反而也耽搁了新媒体。

仔细想想的话,收获还是有的,虽然是一些我不希望知道的经验。

不过我本来也不在这里下心过,所以对结果并不是非常在意。我想要的无非也就是一个记录和一个经验,现在我得到了,我就可以去下一个地方了。

我自己是这么想的啦,可能还是有遗憾的,毕竟尽善尽美是一种强迫症的习惯吧。不过慢慢也了解到,想要建造一条船,不能仅仅只有你自己一个人憧憬海洋,这样的工程太浩大了。

所以理解,然后接受,下一步努力变得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