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故舟夜

你好呀~

不想在备课上花很多时间

毕竟考研最重要。

所以还是要保证每天4个小时的学习时间。

然后备课的话,尽力吧,毕竟我以后并不想做中学教师。

还是记录一下吧

这个假期过得真的是四面楚歌但是又在苦中作乐。

开学可能要去磨课了,但是我还没有准备;

11月初就要中期审核了,我的项目还没有实施;

我一个考研党,竟然活的如此轻松简直人神共愤。

但是无论如何,我总觉得,就是这样嘛,没问题,肯定能搞定的。

真的是心态爆炸的好,可能是因为对我来说,实习不是最重要的,而且我这次真的是锦鲤附身选了一个好队伍,好学校,好班级,好搭档,对方还是已经保研成功,噢耶,而且是好基友,噢耶。

项目的话,我的学妹们可以非常迅速的在一周内搞完数据,我只需要分析就成。

考研,对我来说就是学习和充电,没有那么沉重的负担,所以我一直心态很好,慢慢学习,慢慢理解那种。

只要每天在进步就好啦~

千万种灯火燃气和星辰破碎


我给自己放了三四天假。严格来说是从上周五开始,周六、周日、周一、周二一直到今天周三9.26日。

看了很多本小说,也没有可以去控制自己。可能是知道我很适合物极必反这个规律,看多了,我就不想看了。这几天倒是有这个苗头,挺好的,因为明天我就要去实习学校了。

看文的类型很相似,甚至第一次付费买了一本书的VIP,然后理所当然地买了第二本。写作有时候真的是赚钱的活计,以前投稿的时候也是一篇1000+的稿子100块钱,当然写小说是很累的,曾经也是开坑的人,知道那种疲劳又兴奋的日子。

再说,也相信先有叙事后有思维。我借了一堆关于小说和故事写作的书,其实也是想要写出一些人。只是下笔实在艰难。

不看BE,文笔剧情太差不看,收藏太少不看,三观不正不看。挑挑捡捡,还是有很多好文。

这几天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大概只有白大编剧一个人。本来对这种傲娇型的攻不感兴趣,但是他真的是一个非常纯粹的人。反倒是这个主受视角的受我没有什么太多感觉。不如白少爷刻画的立体生动。

自我又傲慢,才华横溢又不屑一顾。

付费买的第一本书,我觉得那个攻实在不适合做攻,孔翟是个很美好的人,前几章就喜欢他喜欢的不行,但是他太幼稚了。一个聪明的人,但是情商低的要命,作者写的并不顺畅,到最后我已经不知道为什么孔翟还要找回他家对象。阶级差异太大,三观几乎没有共鸣,唯一的交际只有卓尔,但是卓尔也是幼年化的小尹而已。

一开始没有意识到,后来还是看到冬冬和大丘那一组才明白,差异在这里,前一组cp的交叉实在太少了。

从《不死者》那里,其实没有收获很多惊艳,可能是因为母鸡的《二零一三》珠玉在前的缘故。关于国家的概念,两本书都有涉及,淮上的笔力到底不如母鸡。

认识了很多新的作家,作品质量实际上也是参差不齐。

相似的爱总是互相理解,互相包容,或者互补,或者齐头并进,像点燃了一盏灯火。

爱意淬炼在岁月里,一次一次与现实的交锋中;看着爱人带着一把小锤子,突然敲碎一颗小星星,星辰的碎屑沾了满身,从此都是爱意的光环。

带来痛苦的爱情也是爱情。余华写给朱德庸的书评里面提到了爱情和相依为命。我一直纠结孔翟的感情,最后只能祝福他,和他敏感骄傲的爱人互相包容,相依为命。

他们大多数人都建立和家庭,或者有了孩子,看起来有一种窝心的温暖。大多数人现实中心理疲惫、对感情小心翼翼或者求之不得,小说总是轻松而明媚的,选择关键词,偶遇一篇好文就是经历一场珍惜的爱情。

读者在阅读的时候,或者的心理和叙述重建并不比作者少。他们也会成为每一个角色,念出每一句台词,悲喜同步,在黑夜里面欢喜哀伤。

我看《乔白》的时候被这个故事打动,它描写了我所看过的小说中各种各样的爱情,用乔白的人生,串起周围人的生活。霍川再爱安婴,最后还是出轨,安婴多么无辜,却死于艾滋感染。周末夫妻还是朋友,柴米油盐互相安生。

LGBTQ太乱也只是世间的投射,哪有不复杂的感情关系呢?我一直不敢看母鸡的《北城天街》也是因为这种恐惧,现实太鲜血淋漓,只愿意相信已经剔骨的爱情,纵然疲软,却温暖。

只希望爱有结果,不太曲折,我们都不坚强。

你一直是LL吗?

2018年9月20日第一次回答。

这是昨晚我口误问的一句话。隔壁寝室的基友当了四年的寝室长,震惊了我们寝室,因为我们实行民主的轮流当官制度,我就是今年的寝室长。

“你一直是Ana吗?”

如果问我,大概是,不是。

实习这件事情终于开始越来越清晰之后,对它的恐惧开始下降,心态开始恢复,大概是今天听的三节课,发觉,其实这种慢节奏我也OK,突然有了比照的模板,于是一切就都安定了下来。我相信自己不是那么好,但是也还算OK,焦虑是一件非常不经济的事情,焦虑的时候会做蠢事,还不如淡定。

成长的逻辑,有一条大约是让人变成健康的“无用人”——没了你,世界照样吃好喝好,气候继续变暖,海平面继续上升,新闻的涛声依然无处可逃。

雷声大雨点小的成长,站在20岁的关卡,我觉得我一直在收敛自己的轨迹,然后不动声色,默默情绪。

具体表现为,我开始习惯这种平常,它和平庸有本质的差别。因为我从来没有停止自我训俩,我把阅读、对话写作视为一种训练机制——阅读产生输入,对话进行咀嚼分析,写作最后生成并且输出我的思维。

不毁少作,不过是坦然承认自己曾经有过一段敏感又柔软的时光,这不是矫情,是一种真诚:我曾经就是这么想的,并且记录它,哪怕文字和实际想法总有误差,但是过去这么多年,我厌恶拍照,却通过文字,记录了自己的成长。

这是我的痕迹,它第一个告诉我,不是的,你并不是一直是你。因为你一直在阅读不一样的东西,你的写作也在变化,你的朋友也在变化,你对爱、对家人、朋友还有理想都有了全新的诠释。但是你还是你自己,是永劫轮回,却也在一直发展。不一定全部都是上升的,因为你会越来越明白,唯物和唯心都是认识世界的方式,而你足够拒绝唯物之后,你开始走向唯心的叙述方式——建构你自己的世界。

我做的还不错,可能是因为我写碎片小说。我的小说是人物的传记。我写一个人物,写他们出生到死亡,他们的爱恨情仇。因为我没有强烈的欲望冲突,于是我只能创作无欲无求的人,他们最后的偏执都是我某一个时期的投射——求而不得、生离死别、形同陌路。

在我的意识中,他们无限的延伸,芥子之中,建造须弥。我不止看到的黄花,还看到了花海,只是层层叠叠,密密麻麻不是我的禅。

我只希望,早上起来,天气正好。我喜欢的那一件衣服刚好干了,早期咖啡的甜苦刚好,室友还在睡觉。然后我出门,图书馆很安静,靠窗的同学打开了窗户,还书台有人还了很有趣的书,我的卡里还有借阅量,于是坐下来开始看书。一天结束回宿舍,打开电脑开始写文章。

这种日子当然不可能重复,因为我不想变成太平洋孤岛。我想在丰饶的海域,有鱼虾也有大型海洋生物,然后我是一座景色很好的海岛,不要资源贮藏,只希望有寒暖流环绕,于是我可以成为生物基因库——丰饶但是并不富裕。

凡事有度即可。过了线,快乐和悲痛都要打折,情绪一旦不够完整,焦虑和虚无就会趁虚而入,从此之后,悲喜都不纯粹,多余的全是疲惫。

之前叔叔问我,想找什么样的对象,我说,希望对方是一条大狗,我做它的猫。物种不同,强弱对比,但是有爱,我依赖它,但是却总是不能坦诚的依赖它,嫌弃或者不好意思,但是我一定要扒着它的怀抱睡觉,走在它的身边,和它一起望向窗外,然后趁它不注意,偷偷地亲亲它。

触碰、又不触碰。我们共享爱,但是也独享孤独,成为“我们”,也拥有“自己”。

如果我爱一个人,我希望给它自由,而这种自由,从不空虚或者漂浮,它以爱和理解为基础,是情感的自由和人格的独立。

只是我还没有找到我的大狗,还是一条老在哲学符号的单身狗。

沉默说话

二次元里面,沉默寡言的人往往很迷人。无论是手冢、张起灵、周泽楷还是高述。

面无表情,不苟言笑。

但是却给人十足的安全感和高度——开始是希望他们出现在章节文字行间中,后面希望每一抹颜色都能表达他们更多的人格,每一句歌词都能合着他们的旋律。

二次元里面的人,谈恋爱大多数就是字里行间的琢磨。

说起来有些矫情,但是这种人大概像尼采说的那样,内心有火焰一般的理想在燃烧,于是没有能量给面上的敷衍。

但是一旦他们曾经表达、说话、那种情绪就会铺天盖地的袭来,一寸一寸地入侵,无奈甘之如饴。

在不同的文里面寻找不一样的周泽楷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情。看到他默默吐槽,有时候故作寡言少语,或者按着不说,或者干脆用沉默打发记者,就这样听之任之。

今天是年级试讲,阿纪,苏晨还有洁如🐷试讲。都是得奖的大佬,每个人风格都不一样。

阿纪就是那种平静的推进,讲的是be going to do这个句式,比较淡定;苏晨就是非常激情放开,我感觉我自己做不到这种活泼,这种老师如果给我上课我会非常开心,因为她很有趣,但是我自己却做不来,性格使然;最后一个就是李洁如啦,也是比较优雅的那种展开,温温柔柔的,和她平时一样,但是感觉很棒。

不过似乎大家对苏晨的评价更高。只是能做到这样的“演员”老师,的确要看天赋,我自己对当前的目标就是,可以平静顺利地推进一堂课就好。

对实习,我的真是态度就是:尽可能地学习别人的设计、课堂管理、情绪表达,努力的让自己更加专业,更像一个老师。但是却也并不想要放太多的时间。

今天是给自己的放假日,可以看看课外书。昨天特别的累,今天其实也很累,困的要命,可能还是要继续靠咖啡续命,但是想要改变一下。一个人相处挺好的,同辈压力曾经让我抬不起头,但是我自己可能也是施于同辈压力的人。日常,关了朋友圈,以后要多看新闻收集素材,还是要为作文做准备。

把关注的公众号准备集中到10个,这样还可以每天看看。碎片阅读不是非常合我的习惯,但是还是要不断地补充的。

卿卿吾樱


小狼写给小樱的一封信,问了姐姐,提笔写下的头四个字就是,“卿卿吾樱”。

后来杨钦显给季衡选字,故意先给“迢迢”,然后才写“君卿”。后来亲昵的时候他叫的都是“卿卿”。

本来对《雪落下的声音》没有什么印象,但是听到这句歌词,“仿佛是你贴着我叫卿卿”,突然就想到了杨钦显叫季衡卿卿的场面,哪怕季衡一开始并不爱他,最后也习惯相伴和关怀,慢慢被捂热了心。

有人一见钟情,有人日久生情。

虽然后来有段时间季衡过得很苦,却蓦地想到皇帝在念到季衡的时候,一定都是叫“卿卿”。

这个本来看起来没什么特别的词语叠加,带来的那种想象,真的和不善言辞的周泽楷给他的女儿起名娓娓一般。

其词简,情深不减。

p.s歌手名字叫陆虎,我想到的却是陆飞虎哈哈哈。

看母鸡的文认识的第一个攻,真的是好男人。母鸡写得男人真的都太有个人魅力了,想想都觉得血槽要空了。

小日常

“Burning carbohydrate as a fuel has a number of benefits over burning fat as a fuel for many endurance performance events,” says Javier Gonzalez, a researcher in human physiology at the University of Bath in England and co-author of the study. “Carbohydrate is a more ‘rapid’ fuel and can be used to generate energy almost twice as quickly as burning fat.” In addition, using carbohydrates is more oxygen efficient; fat requires about 10 percent more oxygen to produce the same amount of energy.

所以减肥不下去??